首页 游戏攻略 游戏资讯 游戏APP 热门游戏 游戏服务 云禾372游戏网

宝可梦被禁、游戏开发者判死刑:阴影中生长的伊朗游戏

2019-08-07

原标题:宝可梦被禁、游戏开发者判死刑:阴影中生长的伊朗游戏

2016年的E3上,一位记者发现了一个空展台。这是一个来自伊朗的游戏公司,他们获得了参展的资格,但最终仍然因为签证被拒绝而错失良机。这就像伊朗的游戏行业一样,它潜力庞大,却只能在阴影中滋长。

1

伊朗的玩家数量恐怕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。根据今年的统计,伊朗有超过2800万玩家,720万名PC游戏玩家。

伊朗游戏市场的潜力恐怕也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。这里是世界上识字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有超过85%的伊朗成年人识字,而且国家人口中青壮年人口占比率极高。

据调查,在这里最受欢迎的游戏是《侠盗猎车手》《实况足球》《反恐精英》《使命召唤》等等大作。其中最出名《侠盗猎车手》在伊朗是被封禁的,但因为这款游戏涉及过多的暴力元素在全球很多国家都遭到了抵制,更敏感的伊朗这样做似乎也无可厚非。

总体看来,伊朗的玩家群体和任何一个国家都没什么区别,甚至可以说更具潜力。

点进伊朗的游戏资讯网站,我们也能看到此时此刻的他们,同样在为E3的新讯息感到激动。

但在这里作为一名游戏玩家的体验其实有点不一样。

就在几个月前,一位伊朗的游戏杂志创始人在Reddit上发帖,讲了讲伊朗的游戏环境。

据这位杂志创始人所说,伊朗网速其实还好,玩游戏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太大的延迟,当然下载东西的不过目时候还是会状况百出——但至少比过去要好上很多。

这位伊朗玩家说到自己16MB的宽带(下载速度最多2M/S)时显得很满足:“这比很多地方都要好”。

而对于伊朗的玩家而言,玩游戏所面对的最大阻碍倒不是网速,而是各种限制。

由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,伊朗玩家无法访问很多游戏商店,再加上伊朗的跨境支付手段欠缺。想要买正版游戏的伊朗玩家不得不使用各种科技手段或购买礼品卡,尽管这样仍然有着账号被停用的风险。

而这也间接造成了盗版盛行,开发困难等困境。另外,出于各种原因,游戏也被一部分伊朗人认为是幼稚的,难以理解的,远不如踢足球。

2007年的伊朗游戏商店,一张盘2美元

一位美国网友曾说起在Steam上认识的伊朗朋友:“我有个朋友住在伊朗,他的大部分游戏都是我给他买的。如果没有我,他就玩不了新游戏了。”

至于伊朗内的游戏实体店也是步履维艰,有时卖家会将被禁的游戏藏在货架上,只卖给可靠的客户。但有些人就把它们直接放在货架上。“这一切都取决于卖方的勇气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伊朗的科技水平并非大众想象那般落后,早在十几年前,伊朗国内就冒出了400多家网吧,而政府施加的网络限制也并没有挡住人们上网的脚步,尽管据网吧老板说伊朗的网速一度被降低:“网站的大量过滤已经减缓了伊朗的互联网速度,将其速度降低了近50%。”。

额外的镇压也时有发生。2007年,德黑兰警方突击了伊朗的全部网吧,关停了一部分,理由除了存有“不正当照片”外,还有“不道德的游戏”。

而这个“不道德”的评价范围可能超出你我的想象,而且没有放宽的迹象。就在2013年,伊朗出现了一个对我们而言十分荒谬的新闻,内容喜忧参半:伊朗可能会举办英雄联盟比赛,这是好事,但是很多女英雄必须被禁掉。

这些女英雄包括但不限于阿卡丽、艾希、阿狸等等……理由也很明显,这些女英雄的外表并不符合伊朗的“道德”。

禁令的覆盖范畴不仅限属于公共场所的网吧,也会让伊朗的普通玩家陷于违法的尴尬境地,他们会因为持有这些“不道德”的东西被罚款,而销售或分发这些东西可能会受到鞭刑。

这样荒诞的事实在伊朗玩家来说已经成了麻木的日常,但他们最关心的反倒不是这些惩罚,而是担心,自己所爱的游戏会什么时候,又因为宗教、性别之类的问题被“禁”了。

伊朗的玩家组织的线下铁拳比赛,男女选手必须分开比赛,否则将“不符合规定”

2

很多人对伊朗的游戏行业的最深印象恐怕就是这一条新闻:2016年,伊朗成为全球第一个官方禁止《PokemonGO》的国家。

这事听起来很荒唐,但其实官方给出的理由很充分:由于游戏使用虚拟现实技术,很可能会带来安全问题——“游戏和安全方面存在许多问题,它可能给国家和我们的人民带来麻烦”。

有些禁令也并非完全无法理解。2011年,伊朗禁止《战地3》,因为该游戏内容有美国的装甲和飞机对德黑兰的攻击。伊朗的很多游戏店老板在游戏发布后都没有考虑过进货,因为早已预料到会遭到封禁。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料,在禁令还未公开前就有伊朗警方突击了一些商店。

做出封禁的也并不仅限于伊朗一方。2012年,暴雪宣布禁止伊朗玩家进入《魔兽世界》,原因它们需要遵守美国对伊朗的贸易限制和经济制裁法。

而最近一次引起风波的封禁是《Apex》,原因同样是EA遵守对伊朗的制裁法。在发现不能进入游戏后,很多玩家绕开伊朗的网络限制,在一些英文论坛发帖求助,希望能有玩游戏的权利,还发起了一场3万余人参与的请愿,直到几天前,EA才解除了禁令。

在之后,有人做出思考:封禁游戏对伊朗玩家而言并不公平。游戏玩家应该是一体的,因为国家冲突,而禁止一群无辜的人玩游戏,这样真的对吗?很显然,这是一个大部分人都无法探讨出答案的问题,因为它很快就沉没在了“去找政治家”、“我们无法改变法律”等回应之中,就像伊朗玩家对游戏的热爱在国家冲突面前一样的微不足道。

总体而言,伊朗玩家的处境步履维艰,被多方压迫。而在我个人来看,伊朗也似乎从未将游戏作为一种休闲的方式,而是认为它代表着什么、要求它代表着什么,尽管或许它没有。

当然,技术精湛的伊朗人早已学会绕开这些禁令去玩游戏,只不过这样的选择会让他们本应愉快的游戏蒙在阴影里。

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伊朗的游戏产业逐渐发芽。

3

2016年,E3,newsweek的一位记者前去参加。在装点华丽,人头簇拥的大企业摊位后面,隐藏着一些小工作室。这些小工作室大多没什么名气,所以略显冷清。在这片区域,记者发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展台,或者说区域——因为这里只摆着桌子椅子,周围的人告诉记者,在E3的这几天,这里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来。

这个展台上挂着的名字是“DC Games Group”,这是伊朗的一家游戏发行商,这家公司获得了参加E3的资格,但很遗憾,因为拿不到签证最终只能无缘E3。

这也是伊朗游戏开发者的共同现状——处处碰壁。“作为一名伊朗人,我无法进入美国,因为我不可能因为与游戏行业有关的任何原因而获得签证。作为制裁的一部分,Epic Games和Unity不会向我们提供软件,许可和访问权限。此外,我无法使用万事达卡或Visa卡或Paypal支付任何费用。这意味着我几乎无法在网上购买任何东西,没有Unity商店,会员资格或付费课程。”

值得欣慰的是,伊朗的游戏行业的确在逐渐变好。几年前这里几乎没有游戏开发工作室,在伊朗逐渐发掘本土游戏产业之后,如今有了百家以上。这是一个新兴的,年轻的娱乐产业,还在摸索自己的道路。

在Steam上,也开始逐渐有了《黑暗幽灵》这样的优秀伊朗游戏。这个作品曾被IndieDB评选为年度最佳100强,不过有些人对它的评价还是“这居然是伊朗游戏!”

除了上Steam之外,在本土发行伊朗游戏也是一个选择,当然,前提是能过当地的内容审查。

除此之外,开发商还需面对更加严峻的问题——盗版。

在伊朗,盗版游戏是个深入人心的选择,很多人没有购买正版的意识和习惯。并且当伊朗游戏和进口游戏放在一起时,对比也会变得尤为悬殊——一边是顶尖公司出品,百名员工协力制作的3A级游戏;一边是伊朗的产业萌芽,玩家们的选择不言而喻。

于是在这种情况下,一种神奇贴纸应运而生。

这种贴纸就像对伊朗游戏的特殊保护符。如果当地游戏商想要出售盗版、进口的国外大作,那就必须贴上一张贴纸。而这种贴纸的获取方法只有一种:购买一定数量的伊朗本土游戏。

这意味着游戏商只有为伊朗本土游戏做出贡献,才能获得盗版和出售游戏的权利。某种程度上,这是一种对伊朗游戏行业委婉的保护,扭曲,但有用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游戏制作者在伊朗的地位就能得到保障。

4

Amir Mirzaei Hekmati,一位美国公民,他曾在“Kuma Games”工作,这家小型公司专注于制作模拟现实的战争类游戏,题材包括“阿富汗空袭”,或是“袭击伊朗”。而当Hekmati 前往伊朗的时候,他被逮捕了,因为被怀疑是来自美国的间谍,而他所在的公司“Kuma Games”则是收了中央情报局的钱,来散播对伊朗不利的观点。

在这之后,Hekmati 被判处了死刑。在两国不断的摩擦中,死刑又取消了,Hekmati 最终于2016年被释放,但据他所说,在这期间他遭受了大量酷刑。

与他相比,Navid Khonsari的情况就好了多。

Navid从1980年就离开了伊朗,后来成为了Rockstar Games的电影导演兼制作负责人,他参与制作了很多着名的游戏,如《侠盗猎车手3》,《追捕》等等。

后来他做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游戏《1979革命》,全程的内容都围绕着1979年的伊朗革命——这件事在伊朗人人皆知,但又不可议论。

于是这位生于伊朗的开发者很快就接到了他一位叔叔的电话,告诉他伊朗的一家保守派报纸发现了这款游戏,并称之为“西方宣传”,结论就是Navid无法返回伊朗,一旦回来,很可能将面对各种危险。

“这可以被认为是证据,或者至少足以让你在那里接受质询,”他说。“我当然不想把自己置于那种困境中,特别是我还有的妻子和两个孩子。”

尽管他的游戏是基于现实的,又是与伊朗有关的,但这个游戏却并不太可能在伊朗发布。就像这位制作人可能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祖国一样,尽管他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做了一个游戏,而他的故乡在伊朗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